中国足球新掌门人谢亚龙 温文尔雅科研精英

楚天都市报综合报道 下午,刚刚接任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主任的谢亚龙,出现在中心召开的会议上。谢亚龙首先感谢党组织的信任,并表示要团结大家一道完成好总局党组交给的任务。举手投足,无不流露出一副书生学者的派头。

谢亚龙是谁?昨天,当这个人的名字开始和中国足球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知名度也开始直线年,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到北体大挑选秘书,一眼就看中了才思敏捷,学识渊博的谢亚龙。在身边,谢亚龙共担任了四年的秘书。结束秘书生涯,37岁的谢亚龙走上了北体大副校长的工作岗位。这个消息当时在业内引起轰动,谢亚龙也成为了当时中国高校最年轻的副校长。据和他共过事的教授讲,年轻时的谢亚龙颇有些狂傲的气质,能够入他“法眼”的人物并没有几个。2002年初,谢亚龙被调到国家体育总局科研所任职。谢的夫人李益群从事的也是体育科研的工作,目前担任着体育研究中心科研处副处长的职务,还是指导刘翔训练的5位博士指导之一。谢亚龙两口子的最著名的体育科研成果是“克拉克现象”。

去年10月,在中国足球的“投资人革命”风波中,谢亚龙对体育产权问题作过一次精辟分析,那就是引起广泛关注的“孙悟空的产权属于谁?”有人猜测,就是这一理论,使他成为中国足坛掌门人的最佳候选人。谢亚龙在文章中用“孙悟空的产权”来比喻中国金牌运动员的产权,他说,孙悟空与目前中国金牌运动员的处境非常相似。那齐天大圣本是天生地造一顽石,成为猢狲后,其神通广大的本事属于多元化投入:72变的本事是菩提祖师传授的,火眼金睛、铜头铁臂是在太上老君的老君炉里炼就的,如意金箍棒是东海龙王赠送的,皈依佛祖是受观音点化,取经途中还被唐僧用紧箍咒时时管教,最终如来封其为斗战胜佛。对孙悟空的成佛有过贡献的,都来宣布孙悟空的产权是自己的,这可以吗?谢亚龙认为运动员的“金牌产权”应当归自己所有,金牌的产出,运动员的投入有五个方面,运动天赋、机会成本、高风险性、高支付性、原始积累,按谁投入谁受益的原则,运动员理当拥有产权。虽然国家举倾国之力投入财政巨资来培养运动员,但作为行为主体,国家是不以营利为目的的,所以也不应拥有产权。不过谢亚龙同时表示,基于我国的基本国情,在运动员个人获益的同时,兼顾国家利益和集体利益,应该是我国体育的举国体制和集体主义运行机制的应有之意。谢亚龙在《足球联赛的产权与公共产品的供给》一文中提到,足球联赛的所有权应当归足协所有。他认为,中超联赛属于公共产品范畴内的“准公共产品”。公共产品的基本特征是非营利性、非竞争性等。谢亚龙解释道,市场经济最为发达的美国,在对待体育这个公共产品的问题上,还特别补充立法。如NBA只能搞一个,鼓励垄断是为了避免恶性竞争。中超联赛也一样,他的所有权只能是足协,这也是世界范围内通行的体育管理模式。谢亚龙说,足球投资人资本投入的效用,近期可以在无形资产、广告效益等其他方面体现。谢亚龙表示,中超联赛的产权目前还处在归属不清的状态。足协拥有的是所有权,而不是产权。目前的运作方式是:在产权不明晰的状况下,足协在具体经管着中超联赛的产权。谢亚龙认为,中国足协应该参照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改革的经验,建立健全中超联赛的现代产权制度。第一,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事企分开、管办分离。第二,足协要彻底摒弃计划经济条件下的管理体制,要下决心按照现代企业制度要求,完善公司法人治理结构,在此基础上形成权力机构、决策机构、监督机构和经营管理者之间的制衡机制,以保证中超联赛健康持续地发展。(张璋)

在北京瑟瑟的寒风中,阎世铎走了,带着满腔的遗憾和不甘;在雄鸡唱鸣的春晓中,谢亚龙来了,怀着感激和信任,开始执掌中国足球牛耳,成了中国足球的第七任掌门。四年多前,当阎世铎走马上任之时,其万丈豪言,仿佛仍在耳边回响,但这五年对中国足球,仿如一场噩梦。虽然中国足球堕落至此,不能全说是阎主席的错,但作为中国足球实际上的最高指挥官,阎世铎固执、外行、假大空的做法,导致今日之局面,确实是难辞其咎。谢亚龙来了,接手陷入泥淖的中国足球,任之重、责之大,可想而知。从此前谈吐看来,谢掌门对中国足球确有独到见解。但理论归理论,实践归实践;说归说,做归做。老阎上任之初妙语连珠,也曾说得人热血沸腾。如今言犹在耳,斯人已去,空留烂摊一副。谢掌门的“孙悟空理论”能否行得通,也难说得很。但至少,在中国足球的危难时刻接手“烫手山芋”,谢掌门的胆量总算给我们一丝希望。既然四年多前我们能对阎世铎抱着期待,也不妨再多次期待吧。谢亚龙行不行,咱们听其言,观其行,留一份期待,看看再说吧。(邓鹏伟)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