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日本乒乓球是一种怎样的运动

乒乓球男女团决赛全部结束,中国包揽了全部金牌,但是有一个正在崛起的对手更需要引起我们的注意。他们就是与我们隔海相望、冉冉升起的日本乒乓球队。

这届里约奥运会上,日本夺得女子团体铜牌、男子团体银牌。男子团体决赛中,获得男子单打铜牌的水谷隼战胜许昕,拿下一分,给中国队造成巨大压力。

“日本队的队员很有天赋,手感、球性、比赛经验、节奏掌控都很好。我们打起来会比较别扭,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节奏。更可怕的一点是,他们一旦遇到中国队都‘不要命’,没有输赢的想法,只是说全力以赴给你压力制造。所以,我们的队员要做好足够的心里应对。”

四年后的东京奥运会,我们决赛的对手仍然可能是这颗“牛皮糖”,而且他们会比现在更加难缠。

2014年仁川亚运会,日本在首局胜利的情况下,连续三局被中国逆转,时隔48年的冲金梦破灭。

中国乒乓球的高墙依旧厚实。可是近年来,日本连续冲击中国队世界霸主地位,甚至超过韩国,成为了亚洲仅次于中国队的第二大乒乓球强国。

当我们活在“乒乓上国”美梦中的时候,日本人或许线年东京奥运会的契机,重新夺回失去已久的霸主地位。

众所周知,东京获得了2020年奥运会举办权,日本乒协趁这个机会启动了“2020年后备人才培养计划”,俗称“烧钱计划”。

日本队教练透露说,日本乒协一年的经费是3亿日元(1800万人民币),其中用于青少年培养的经费就占了三分之一,确保孩子们有足够的锻炼机会。而大量金钱的投入,培养出一批优秀的00后选手,也让日本乒乓球尝到了甜头。

这就很恐怖了,日本人的野心,不是此时此刻的胜利,而是放眼多年以后。他们的计划从胎教就开始了。

2000年10月21日,日本静冈县磐田市,一位名叫伊藤美乃莉的妈妈,生下了女儿,取名为伊藤美诚。等她长到2岁的时候,正式跟着母亲学打乒乓球,5岁的时候,进入日本乒乓球选手水谷隼父亲水谷信雄办的培训学校。

伊藤美乃莉年轻时也是乒乓球运动员,有过全日本乒乓俱乐部团体战第三名的成绩,怀上美诚时,就经常看世界著名球员的比赛录像,对美诚进行胎教。

胎教加早教,伊藤美诚的人生于是跟开了挂似的。9岁就已经取得全日本乒乓球(小学四年级以下)冠军;10岁零2个月在全日本乒乓球赛首轮比赛中胜出,打破了福原爱保持了11年之久的11岁女单最年轻获胜纪录。

2014年3月30日,德国,2014年乒联德国站女双决赛,日本13岁萝莉组合平野美宇/伊藤美诚夺冠,伊藤美诚以13岁160天的年龄成为乒联巡回赛历史上最小的冠军。此前,这一称号属于中国的郭跃。

在2016年4月份争夺奥运会乒乓球项目国家名额的亚洲区预选赛中,伊藤美诚在1/4决赛中力克丁宁。而在这次奥预赛中,中国队只有李晓霞一人进入四强,一直被踩在脚下的日本队却有两名。

日本3579个专业乒乓球馆中,学校场馆有2226个,占比60%以上。早在1974年,日本政府就推行了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政策,场馆开放率在1995年达到了98.4%。这促使91%的日本乒乓球俱乐部将学校作为自己的主场。

这样一来,会玩乒乓球的日本少年数量就多得吓人了。根据数据统计,日本18岁以下注册的乒乓球选手有30万人之多。从中挑选优质选手也就不难了。

2013年,经过遴选,三名小将入选国家青少年队,她们是加藤美优(14岁)、滨本由惟(15岁)以及平野美宇(13岁)。

加藤美优是13组别全国冠军,平野美宇跨龄夺得14岁组冠军,滨本由惟成绩也属于前两名。

日本乒协为这三名初中生配备了主管教练,韦关晴光(原中国奥运男双冠军韦晴光)主管滨本由惟,曾效力河北队的张翀负责加藤美优,而同样来自河北队的一名女教练指导平野美宇。

2016年4月23日,在2016年波兰公开赛女单第二轮比赛中,17岁的加藤美优4-2淘汰新加坡一姐冯天薇,15岁的00后小将早田希娜4-1击败日本女乒一姐福原爱,国际乒联直呼:“日本少女团开启开挂模式!”

加藤美优(中)到2020年东京奥运会,曾经在伦敦和里约进入四强的石川佳纯和福原爱,会代表日本队出战,进入成熟阶段的小将们也会来势汹汹,冲击中国队霸主地位。

不要以为只有中国人懂“师夷长技以制夷”,从唐朝开始就在学习中国精髓的日本,在乒乓球领域,简直恨不得把中国国球技艺都吸干。

2010年,mikihouse俱乐部派出全部由日本人组成的队伍,于6月开始参加中国的乒乓球甲A联赛。单独组队去别的国家打甲级联赛,派的都是国内好手平野早矢香、石川佳纯这样的,也是很拼。

为了石川佳纯和福原爱的发展,日本乒协更拼。除了给福原爱找中国教练之外,从小让石川接受河北教练张锐的指点,之后还聘请了前国手陈莉莉担任她的私人教练。

搞定了专业领域的事当然不够,毕竟还得保证上座率。于是日本针对“如何激发和维持国民对乒乓球的热情”,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首先,日本观众对乒乓球的热情是有基础的。在今年的日本世乒赛上,虽然福原爱缺阵,上座率没有受到影响。日本队的每场比赛,场内都有近5000名观众穿着统一T恤为日本队员助威。

除此之外,他们还找了娱乐明星来解说乒乓球赛事——有胆子这么做的,大概也只有大和民族了。

他们找到了日本超人气组合“岚(ARASHI)”的成员樱井翔来解说比赛,而且是连续五届奥运会哦!ARASHI的成员在里约奥运会之前甚至还采访过福原爱。

日本最大的粮油公司——全农企业是世乒赛主赞助商,更是日本乒协的合作伙伴。老百姓吃着米饭煎着秋刀鱼都能想起乒乓球。

以动漫产业闻名于世的日本,当然不能放过乒乓球题材的漫画作品。早在1996年,就制作出了具有相当高水准的作品《乒乓》,在日本热播,它是继灌篮高手、足球小将、网球王子等体育漫画之后的又一力作。

其中的“中国留学生”角色——孔文革,也让这部漫画增加了不少人气。根据漫画创作时间的上世纪90年代末推测,这个名字或是取自当时活跃在中国乒坛的两位名将——孔令辉和马文革的名字。

日本玩具Happinet公司开发出“激奋乒乓球”电子游戏,由运动传感器和扬声器构成,玩家仅凭扬声器发出乒乓球在球案上蹦来蹦去的声音就可以自己进行游戏了。

Happinet公司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这个游戏的目标是创造更真实的感觉,一旦人们开始进入游戏他们就会如同真实比赛一般想要获取胜利。

而2014年,日本一家电子制造公司展示一款新型机器人,这个机器人拥有强大的运动能力,能与对手进行熟练地对打击球,每次击球都能准确判断方向和位置。东京世乒赛之前,就传出日本乒协参与研制这款机器人,希望把包括中国运动员的数据都写进去,这样日本选手就可以和相当于世界顶级高手进行真实对抗。

日本的一大支柱产业——AV业也不甘落后,派出“名将”樱井莉亚参演乒乓球题材小电影,名叫《雪之妖精》。

果然,日本民众对乒乓球产生了强烈羁绊。在里约奥运会马龙赢了水谷隼,立刻上升到日本雅虎话题榜第一。福原爱输给李晓霞之后,李晓霞雅虎日本话题榜第一,福原爱第三。

李晓霞被日本人称为“曾经引以为傲用大力抽球夺取奥运金牌”、张继科被称为“帝国的绝凶虎”、 张怡宁被称为“无敌大魔王”、刘国梁被称为“少林寺扫地僧”、马龙被称为“地表最强男子”、樊振东被称为“次世代王者兼浴室修理工”……而在说到他们自己的队员时,日本人用的词是“卡哇伊”。亚博竞彩官网

一方面加大在乒乓球上的训练投资,一方面时时刻刻关注用对手的强大激励自己,枕戈待旦的日本2020年是否能够如愿力压中国,成为亚洲乒乓霸主?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